中铁中标被撤幕后-墨总统豪宅丑闻涉中企合作方
分类:网络营销 热度:

  【编者按】

  11月7日下午,墨西哥总统恩里克培尼亚涅托突然宣布取消11月3日的墨西哥高铁投标结果,决定重启投标程序。

  这是否意味着中国海外高铁项目受挫?11月8日,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公号侠客岛连续发文解读高铁风波。在《墨西哥为何突然撕毁中国高铁合同》一文中,党媒解析,本来这是墨西哥总统给中国送的大礼,却在举行APEC会议时出了岔子,这背后不仅仅是商业问题,还有更复杂的国家间政治、经济博弈。文章指出,发展中国家生意不好做有几个原因:首先,发展中国家政府权威普遍较弱,反对党派出于取得政权的考虑往往为了反对而反对;其次,发展中国家巨大的市场潜力是一块肥肉,争食者众;最后,一些西方国家出于过时的冷战思维,始终对中国的和平崛起抱有敌意,为中国企业走出去制造了很多困难和障碍。文章认为,高铁在墨西哥受阻,并不意味中国就无法走出去。亚投行、丝路基金、一带一路措施从根本上符合生产要素在全球范围优化配置的大趋势。

  随后的《事情比你想象的复杂》一文认为,这一事件较以往海外投资所受挫折更为复杂,着实严重伤害了中国铁建等企业的感情。墨西哥之所以突然撕毁合同,与墨方投资企业和政府的牵连不清有关,与墨国内学生失踪引发的政局动荡有关,与墨总统与反对派、议会博弈有关,也与墨民众对中国负面印象较多有关。

  11月10日,侠客岛再次刊文《剧情越来越狗血了》指出,最新的猛料是,墨总统的私人豪宅登记在一家建筑公司名下,该公司正是与中铁组成联合体的公司之一,并且早在恩里克培尼亚涅托任州长和竞选总统时期,双方就已搭上线。文章认为,合同被撤销未尝不是件好事,中墨两国在融资问题上的分歧很大,如何更好地走出国门,在金融体制上与国际接轨,也是这次高铁事件对于进军海外的启示。

  以下是全文:

  却说上回,面对国内的强烈质疑和巨大的政治压力,墨西哥总统培尼亚涅托取消了中国铁建赢得的高铁项目。岛君的前线来稿,居然有近十万点击,江湖朋友如此赏脸,岛君当然得把最新的料带来给大伙尝尝鲜。

  今天早上,央视美女发来新料:总统的房子出事了!

  说的不是总统官邸松林别墅。而是培尼亚的私宅,但这栋面积超过1400平,价值700万美元的豪宅,并不是登记在他和他的演员老婆名下,而是在Higa建筑集团名下的IIC公司。该集团的另一家子公司Teya建筑公司,便是与中铁建组成联合体的四个墨西哥公司之一。

  这个Higa建筑集团,在培尼亚当墨西哥州州长期间时,拿下了80亿比索(约合6亿美元)的政府建设项目,后来培尼亚竞选总统,该集团更是出钱出力出飞机。如此狗血的剧情,如此复杂的关系,真是佩服这些外国同行。而他们则要感谢培尼亚的演员老婆里维拉,正是这位姐们把记者请到家里给她拍照,才在闲谈中给了人线索,成了坑夫高手。

  更有意思的是今早岛主传来文章,言有媒体发文表示高铁被撤的原因不复杂。岛君放眼一望,原是UNAM(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)刘学东教授的文章。

  其实刘教授这文章,原题是《墨西哥撤销中铁中标的经济学思考》,作为一个资深经济学者,刘教授把话题限定在了自己专业范畴内。文中强调:究其原因,既有政治方面的,也有文化社会方面的或者其他种种。仅仅从经济角度考虑,笔者认为至少有两个因素

  仅仅从经济角度和仅仅是经济原因,从复杂程度上讲似乎是两回事。刘教授的分析,既表现学者的谦逊和谨慎,也的确反映了墨西哥的实际情况。不过,这些问题更应在前期可研性报告中出现(墨西哥交通部也的确找西班牙公司做了),一个国家再不靠谱,不至于说连这些问题没整明白就开始招标。

  事实诚如刘教授所言,原因是多方面的。

  作为大选的承诺,高铁项目是执政的革命制度党必须要兑现的;即便是在野党和媒体,也没有说高铁难度太大,劳民伤财不该修,而仅仅是将矛头对准竞标企业的资质和招标时间。国内媒体最近采访了一位接近反对党的权威人士,他干脆表示:墨西哥非常需要这个项目。据测算,该线路的日均客运量预计为2.3万人次。

  换句话说,在建不建这个问题上,墨西哥各界是有相当共识的,分歧在于谁来修、怎么修。

  相比反对党和中国企业,执政党更急于开工修建,因为中期选举即将开始,这无疑是一笔重要的竞选筹码。

  然而,事情往往欲速则不达,伊瓜拉事件让墨西哥政府颜面扫地,过短的竞标时间和唯一的竞标企业,又让反对党抓住了把柄。在议会没有完全多数的情况下,高铁成了反对党将死执政党的关键棋子。在这个时候,如果强推项目,已经陷入执政危机的培尼亚总统怕就是要玩完了。因此,做出这样的决定,很大程度上是政治议程的需要。

  说到这,有人会问,除了政治因素,难道一点别的原因吗?我们干这个就没风险吗?

  当然有,但不是征地问题墨西哥拥有2.67万公里的铁路网,高铁改造大可依据既有线改造(本次招标的高铁项目,就是数十公里是在既有线上),但在融资模式上,两国却有着相当的分歧。

  据社科院拉美所谢文泽副研究员介绍,倘若中企中标,85%的融资将来自中国进出口银行,按照惯例,中方银行需墨政府提供主权担保或资产(主要是资源类资产)抵押,但这与墨宪法严重冲突;墨方可能主张以高铁项目的预期收入为基础,进行融资安排,而这又与中国的融资制度相冲突。这个问题如果谈不拢,中标之后会更尴尬。从这点来说,被撤销未尝不是件好事。

  这个问题,并非是墨西哥的独有。以预期收入作为贷款抵押,其实是目前国际通行的融资模式。它要求投资人在运作项目时,更多考虑预期收益,让市场来决定项目如何运作,从而使投资资金得到更加审慎的运用,得到更高的回报。

  而我国企业特别是国企,此前的融资大都依托主权担保或资产抵押,收回资本金不存在大的问题,这固然安全,却也使得不少投资变得有些随意和不计成本,再加上诸多预期外的因素,诸如严苛的劳工、环保政策,我们因此交了不少学费。

  这背后揭示的课题,其实是金融体制差异对走出去的影响。我国的成套设备、工程建设具备极强的国际竞争力,但金融体制远远落后于需要,使得我国企业的设备和技术的优势无法展现。相反还造就一大批失败的案例。金融体制的改革,理应与我们资本走出去的步伐保持一致。

  更远一步讲,中国企业走出去,也不能总是靠政府银行的资金保驾护航,终究要自己下海历练一番才行。

上一篇:亚太工业控制安全市场规模激增,预计超10亿美元 下一篇:没有了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